推荐资讯

只听那人厨子彭连虎说道这祝家庄庄主祝千叶广发了无名英雄时可是

发布时间:2018-08-18 19:25 浏览:
 “你,你……”乐陵太守当下气的直指着林师爷,却是说不出话来。
 
    当晚,林师爷单独宴请了捕神做客。
 
    “大人,小人再次敬大人一杯!”林师爷高举酒杯,两只小眼睛转溜的圆润。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在此多待,乐陵县军力整备情况如何?”捕神废话不多说,直接奔向了主题。
 
    林师爷恭敬地回应道:“回大人的话,一切准备就绪,两千精兵随时听候差遣。另外,如果大人担心兵力不够的话,小人还可以调派苍梧县的守兵。”
 
    捕神听得这话,颇为好奇。“你与那苍梧县太守相识?”
 
    “哈哈哈,不瞒大人。那苍梧县太守乃是小人的岳丈大人,那里可有精兵四千多人,足足是这乐陵县的两倍啊。”
 
    “哦?既如此,那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由你办理了。”捕神也是没有料到,这林师爷的背景竟然是如此的复杂。
 
    “哪里哪里,日后小人的升迁之路可就全部仰仗为大人了!”林师爷抚手一拜道。
 
    “小人斗胆敢问一句,不知大人调集如此多的兵力,所为……”林师爷的这番话还未说完,便被捕神一声令喝住了。
 
    “我自有我的道理与用处,不该问的自然别问,道理你也应该懂吧?”
 
    林师爷连忙点头示意,“是小人多嘴了,还请大人宽恕。”
 
    随后,捕神将布置与林师爷商议了一番,三更时分,捕神连夜赶路直奔祝家庄去了。
 
    而另一头,姚千树率领着残兵,挟带着木婉清已然抵达了祝家庄。
 
    “放开我,放开我!”木婉清一阵挣扎,却是愣是逃不出姚千树的手掌心。
 
    “嘿嘿嘿,你这女人倒是有几番姿色,也难怪捕神那家伙对你如此动情啊……”姚千树呲牙咧嘴一笑道。
 
    “哼,你斗不过我风大哥,就借我来要挟风大哥,你还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木婉清此刻的心理很是复杂,她真是担心捕神会因为救自己而独闯祝家庄。虽说她久居山林之
 
中,但是跟从捕神出来之后,对于祝家庄的情况,多多少少也都有些了解。
 
    自从祝家庄悬赏重金缉拿捕神以来,江湖之中黑白两道的人物全部相聚祝家庄,所以此刻的祝家庄可谓是拥有重重屏障,难以突破。
 
    “哈哈哈,只要能够抓到捕神,无论使用什么手段,我都在所不辞!给我押进去!”姚千树一挥袖袍,甩手进了祝家庄。
 
    几名青衫小卒押解着木婉清紧随其后。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贼!”木婉清仇恨着大嚷吼叫着。
 
    摆脱了木婉清的聒噪之音,姚千树径直来到了祝家庄的招待前厅。
 
    祝千叶早已在前厅端坐了许久,专门在此静候姚千树的佳音。
 
    “哈哈哈,姚宗主此番回来,想必是带来了好消息吧?”祝千叶对着姚千树大笑一声。
 
    姚千树起先是面色一黑,而后拱手一拜道:“祝庄主,此番之行,我失手了。”
 
    顿时,祝千叶的脸色微皱,原本捧茶的手紧紧攥了起来,就差将茶杯摔碎在地了。
 
    “不过,我此番倒是带来了捕神的心上人,这捕神不久便会来祝家庄。到时候,我们布下埋伏,定然能够抓住他!”姚千树补充道。
 
    这话听后,祝千叶那紧皱的眉头方才舒展开来了,众人大笑一堂。
 
 第二十九章 水车巷奇遇
 
    天还未亮,捕神按辔徐行,胯下的马儿已然累的气喘吁吁。
 
    赶了一夜的路,捕神虽然还有精神,可是马儿已然走不动路了。前方是一家驿馆,看上去有些简陋,四下里都是木桩栅栏与菜地。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此地应该是通往祝家庄的必经之路水车巷。
 
    捕神将马匹放进了后坊马棚,自己则寻了个房间暂时休息了。
 
    约莫着睡到了中午时分,一阵上楼的脚步声陡然吵醒了捕神。
 
    捕神悄声悄息的凑近门,透过门缝看得一人大步上来了。紧接着,忽听得西北角上高处传来格格两声轻响,便知道有武林中人在屋顶行走,跟着东南角上也这么两响。
 
    在走廊上行走的那人顿足,稍后左右拐角各闪现出来两个人影。
 
    “呵哈哈,你们两个人啊,放着正常的路不走,却偏偏不走寻常路啊……”走廊的那人大笑一声。
 
    捕神不以为意,却深知这几人武功造诣应当不低,只是闭息在门后不敢出声。
 
    左拐角的一人扬笑一声,“哈哈哈,曹老弟的听力依旧那么毒辣,我这可是压低了步子,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彭兄,我们还是进屋去谈吧,外面人多眼杂的,恐有隔墙有耳……”走廊的那人谈笑风生道。
 
    右侧拐角的人也开口道:“操刀鬼所言甚是,走吧彭老弟。”
 
    说话间,那三人已然进了里面的一间房间。捕神推掩着门,而后他侧身挨出,绕到后院窗外,贴墙而立。
 
    捕神听得那两人有一人称走廊的那人为曹兄弟,另一人又称他为操刀鬼。想必走廊里的那人便是操刀鬼曹正了。
 
    操刀鬼可是有名的快刀手,使得一把好刀,用刀游刃有余。虽说他表面上是个屠户的身份,但是他的武功却着实不弱。
 
    又听得操刀鬼曹正对姓彭的那人笑道:“彭老哥,江湖人都称你是人厨子,你说你正经生意不做,也要来插手祝家庄的事情啊?”
 
    人厨子?恐怕他便是人厨子彭连虎了。人厨子彭连虎,轻功不错,舞刀弄棒的功夫兴许还差点,不过这内力深厚,底蕴颇足。
 
    人厨子与操刀鬼二人都到齐了,那么剩下的一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素闻江湖之中有三人交情深厚,可谓是生死之交。一位是人厨子彭连虎,一位是操刀鬼曹正,另一位便
 
是白面鬼才花面郎。
 
    捕神心中疑惑,这三人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聚集在这里呢?
 
    只听那人厨子彭连虎说道这祝家庄庄主祝千叶广发了无名英雄贴我们三人当时可是都在场试问谁不对那笔赏金垂涎三分啊?”
 
    “不错,近日来又有消息传来,那捕神将会闯进祝家庄,只为救下一个人!此刻,祝家庄早已高手如云,就等他捕神前来了。”白面鬼才花面郎一番讲说道。
 
    “可是,这想要捕神人头的人很多我们三人又怎么去与其他人争抢呢?”沉寂多时的操刀鬼曹正发话了。
 
    “诶,即便我们拿不下捕神,但是分一杯羹总是可以的嘛。再者说了,捕神可是江湖大敌,我们不杀他,难不成还要反过来帮他吗?”彭连虎似笑非笑的言论着。
 
    捕神在门外偷听了半天,也实在是听腻了。“在下捕神,特来拜会三位江湖好友!”
 
    彭连虎,曹正,花面郎三人正聊的起兴,忽听得门外有人自称是捕神,顿时有些慌乱,都大吃一惊。抽刀的抽刀,抚鞭的摸鞭……
 
    三人对视相望,心下骇然。他们三人即便是加在一起,也难以对抗强敌捕神。
 
    而此时,房门不禁自动被推开了。“三位好汉,捕神这下有礼了。”旦见捕神拱手一拜,很是和气。
 
    “捕神,我们三兄弟与你可没有什么交情,何必与我们称兄道弟的呢?”彭连虎率先开口道。
相关阅读